目前日期文章:201512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151227  
 
  2011年曾和朋友到北京自助,原以為九天的時間應該可以玩遍北京,然而抵達後才知北京之大,不得不做協調取捨。留下的遺憾中便包括未能親訪琉璃廠,不是為了淘寶,而是為了看看這個從清代開始成為古籍古玩書畫文物匯聚的街市,親身感受老北京文化的底蘊。此時讀著《古董局中局》又再度喚醒我對於琉璃廠的嚮往!

  《古董局中局》故事極其精彩:主人翁許願在琉璃廠開了一家小店四悔齋,其鑒寶能力來自於一本家傳祕笈《素鼎錄》。三十歲那年,被有心人引領而得知鑒寶界明眼梅花的存在,自己更是五脈中主金石玉器的後人,然而伴隨而來的則是更為衝擊驚人的訊息:祖父許一城是將「武則天明堂玉佛頭」盜賣給日本人的漢奸。而今日方欲將此玉佛頭歸還,許願被找來鑑定佛頭的真假,卻發現自己被捲入數十年的恩怨陰謀中,不僅當年祖父的案件處處充滿疑點,就連父母在文革時被批鬥投湖自殺也另有隱情。祖父與父親留下的家訓:「悔人、悔事、悔過、悔心」不再僅是字面上的字義,似乎還暗藏著什麼要傳達出來……許願在追蹤真相的同時,發現在五脈的背後還暗湧一股勢力,不僅意圖摧毀五脈還悄悄的操縱著國家文物盜賣的計畫……

, ,

astra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51221  
 
  「文明的野蠻」會下如此弔詭的標題,是想表達我最真實的感受。而這份感覺也並非第一次出現,在熟悉的歷史領域,以及曾經短暫粗淺涉獵的人類學、民族學範疇中,經常會感受到文明所展現的傲慢,及伴隨而來的野蠻行徑,例如某些民族(或政府、或信仰)自恃文明的優越並以此去衡量其他的文化,擅自改變—無論是以武力或懷柔的方式—異文化原有的文化習俗,影響的不僅是一個文化的消逝,有時也會造成一個族群的衰亡(就像是十六世紀西班牙人在摧毀馬雅文化的同時,也帶來對馬雅人致命的疾病)。柳原漢雅《林中祕族》的故事中,從人類學家和科學家聯手發現一個失落的部族到現代文明造成當地文化的滅絕,僅花費短短的十年光陰,即使在閱讀時明知這故事是虛構的,但卻像是人類歷史上諸多社會面臨強勢文明入侵的縮影,再度勾起我對人類發展歷程中所展露的野心感到惶恐不安。

  《林中祕族》以諾頓‧佩利納醫生的回憶錄做為主體,輔以幾篇新聞報導與其研究夥伴編輯時的感言。諾頓在這份回憶錄裡,從幼年紀錄到老年,其中以對他人生影響最大的烏伊伏國伊伏伊伏島的第一次田野踏查記錄描述的鉅細靡遺。當時他剛從醫學院畢業,在前途茫然之際加入了人類學家塔倫特的研究團隊,前往一個他一無所知的國度探險。一直到了當地,他才知道此行的目標,是為了尋找一個傳說中能長生不老的神祕部族,就在他覺得一切快無法忍受之際,他們發現傳說中的歐帕伊伏艾克海龜、在林間遊蕩的「夢遊者」,最後抵達那未曾被文明世界發現的微型部落社會。在塔倫特進行人類學調查期間,諾頓發現食用海龜肉的居民擁有不可思議的壽命,而當初發現的「夢遊者」便是例證,只是在生命無限延長的同時,卻有著心智退化的副作用。諾頓為了這項驚人的科學發現,不顧當地禁令偷偷夾帶了海龜肉回國做實驗,他的論文震撼了科學界、為他獲得了諾貝爾醫學獎,但也同時引發人類的野心,文明的入侵摧毀了這個原本遺世獨立的社會,該國的價值、傳統一夕崩落。諾頓後來從烏伊伏國陸續領養四十三名孩童,卻在晚年面臨性侵控訴被判入獄,並與唯一的手足反目。這一本回憶錄便是諾頓在獄中將一生的起起落落記錄下來,當然也包括他如何走向毀滅的自述……

, , , ,

astra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51218  

This innocence is brilliant, I hope that it will stay
This moment is perfect, please don't go away, I need you now
And I'll hold on to it, don't you let it pass you by

, , , , ,

astra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51212  
 
還沒看過今年很夯的《小森食光》
卻先看了作者五十嵐大介的另一本作品—《南瓜與我的野放生活》
說實話,其實當初只是因為看到封面有貓就下手

, , , , , ,

astra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51210.jpg 

  西元2001年,當電視新聞播出巴米揚大佛遭到塔利班炸毀時,新聞媒體稱之為文明的浩劫,讓電視機前的我不禁為文化遺產的被破壞而趕到痛心。然而在閱讀凱斯‧阿克巴‧歐馬的傳記《如詩的地毯:喀布爾男孩成長記》後,卻讓我對當時的心態感到慚愧,因為在當時感受遺憾的同時,我並未想到那些生活在塔利班政權下的阿富汗人民,是不是也承受著同樣殘暴的對待?甚至一直要到知道馬拉拉的故事後,才開始對塔利班統治下的阿富汗人民生活有所認識。

  然而這認識也並非全面,從新聞媒體、報章雜誌上認知的塔利班,是一個無惡不作的恐怖組織,但在凱斯‧阿克巴‧歐馬的感受中,與朝不保夕的內戰相比,他認為塔利班在執政期間,也相對的提供人民某一部份的安全保障、恢復了內戰前國內公營機構與設施的營運。他說:「塔利班殘忍而無知,但他們維持了阿富汗的秩序。……生活在塔利班最莫名其妙的法令之下,也都比各派系領導人掀起的動亂好。」這句話深刻地道盡了阿富汗平民百姓的無奈,想想如果是我們遇上了這一道殘酷的選擇題:是選擇面對無情的槍林彈雨?還是選擇在暴政下苟延殘喘?我想沒有一個人願意從中選一吧!有關係有經濟能力的人或許會開發第三選擇——遠離家園避居他國,但一般的普通平民老百姓呢?他們不僅沒有選擇權,更糟糕的是不論是戰爭或暴政,他們無可避免的都得一一經歷,幸運如凱斯從中活了下來;不幸者如凱斯的堂哥瓦基爾在內戰中喪失性命,或如凱斯的爺爺,雖熬過了內戰、但在塔利班的剝削下喪失意志、抑鬱而終。

, , , , , , ,

astra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