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04s  
 
  電影《情書》的細節已在時間的輪軸下漸漸模糊,但中山美穗對著山谷吶喊「お元気ですか,私は元気です!」的影像卻始終記憶在腦海中。也因此當我閱讀完《華萊士人魚》,深深覺得不可思議,這兩者竟是由同一人所創作出來的作品。不同於《情書》的抒情與淡淡哀傷的感染力,閱讀《華萊士人魚》猶如猛然跌落另一個時間、空間,懸疑又不可思議!截然不同的風格故事,也炯異於一般日本小說的敘事手法,反而近似於歐美小說的描繪方式!

  在故事的後記中,岩井俊二提到「人魚」這個主題,是他在拍《情書》時由石井先生所拋出的構想,石井希望岩井能寫出人魚和人類的愛情故事,但岩井卻發現自己腦海中的人魚故事,正無法控制的往其他的方向發展,於是果斷的換掉當時身為編劇的自己,而讓自己腦海中的人魚故事獨立發展,直到1997年才開始撰寫並付諸文字出版,也就是《華萊士人魚》這本書。而我之所以特別提到這段內容,是因為《華萊士人魚》的故事內容,可說賦予了人魚傳說新的想像境界,從序章「片麟」開始,便緊緊攫住讀者的好奇心,無法自主的掉入故事漩渦。如果當時岩井真的依照期待寫成人魚和人類的愛情故事,那麼或許又只是另一個淒美的美人魚故事,隨著時間淡去而逐漸被塵封;反觀《華萊士人魚》,打破題材既有的界線,從生物學、進化論的角度切入而開啟了一個新的領域,不僅顯得極為特殊,同時也具有成為經典的潛力。

, , , , , , ,

astra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