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03-02  
 
這不僅是一場意志力與耐力的考驗,同時也是人性善與惡的鬥爭
這座廣袤蓊鬱的叢林,不斷地逼迫她們做出「選擇」~

書名Bad Girls,一開始讓我聯想到的是日本漫畫《惡女》的田中麻理鈴,一個讓人深深欽佩、暗地裡為她捏把冷汗又由衷期待有特出表現的漫畫角色。但隨即想到作者亞歷克斯‧麥考利出自美國,那麼這裡的Bad Girls應該比較近似於電影台中時不時重播的Mean Girls。果不其然,書中確實有類似Mean Girls女生間的勾心鬥角,但實際情形卻比電影複雜的多了。

安娜在某個狂歡夜裡剛回到了家、躺上了床、正陷入睡眠之際便被綁架了。說是綁架也不盡然,畢竟壞人還把她叫醒,讓她與父母告別,再帶著她奔向某個她從未聽說過的島嶼,進入一個名叫「拱石訓練營」的地方。所有的東西,包括青少年不可或缺、無法離身的手機和筆電通通都不准帶,就這樣兩手空空像囚犯一樣被移送而走。安娜試著哀求她的父母、也試著在移送過程中逃亡,但就像孫悟空逃不脫如來佛般,安娜也難逃被抓回的命運~
到底這個「拱石訓練營」是什麼樣的地方?竟以如此囂張霸道的方式登場:
拱石訓練營是一種為期十二週的野外訓練營,地點在佛羅里達外海的安德羅斯島……
這是為了陷入危機的少女所舉辦的營隊,矯正像妳一樣的問題少女。妳要去那裡學習紀律和尊重,以及如何表現得像個淑女,而非性飢渴的浪女。……
舉例來說,安娜被送到訓練營的隔日,一整天的磨難從早上五點開始:
五點整起床,接著盥洗、更衣、整理內務;五點三十分吃早餐、接著是一段靜思時間、七點整準時戶外集合,進行各種體能訓練。直到早上九點整,才有十五分鐘的休息時間,但之後又緊接著上第一堂課。上午十一點午餐,之後是短暫的休息時間,下午進行心理診療諮詢(之後每星期跟心理醫生面談一次,進行心理治療與服用藥物的評估),同時為菜園進行翻土工作;下午三點需進行戶外競賽(當天是壘球),五點整晚餐。晚餐後為聖經研讀時間,之後再有一短暫睡前休息時間,晚上九點整準時就寢。而基本上在晚餐之前,少女們都是在悶熱的烈日下進行各種活動,消耗大量的體力、累得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
就這樣,拱石訓練營以標榜軍事化管理、教導少女學會服從而聞名。所謂的野外訓練、挨餓和酷刑、隔離關禁閉等樣樣亦不缺。在少女們的眼中,這裡簡直是和監獄、軍營差不多的地方……
安娜因為不遵守門禁時間、抽煙酗酒和吸毒、與男生交往等行為早與父母之間產生了衝突,而意外的懷孕墮胎則是導致父女關係惡化、家庭關係崩裂的導火線。安娜的父親是一位令行禁止的退休將軍,母親則是軟弱以父親為天的性格,因此當父親決定將她送至訓練營時,安娜得不到任何援助。但在這些行為之外,安娜並沒有特別暴利或奸詐狡猾的行為,她也只是一名平凡的高中生。然而,會被父母送到拱石訓練營重新教育的惡女情況百百種,有沒有可能會遇上特別暴力、特別難相處的人,尤其女孩間可能形成的小團體、會運作的小把戲都讓安娜的心提心吊膽著……但一切都還在剛開始熟悉的階段,就被野外健行的一聲槍響打亂了節奏!她想起了來到安德羅斯島前所獲得的警告:
「抵達安德羅斯島後,別試著逃跑,」他警告。「那座島是整個西半球面積最大的未開發區域。如果妳在安德羅斯島逃跑,沒有人能找到妳,至少不是在妳活著的時候。島上有三百萬英畝的森林,一年到頭都有人在那裡迷路。」
那聲槍響讓情況失控,少女們在恐懼中朝著無邊無際的森林四散奔逃,等安娜停下腳步時已找不到任何同伴。沒有受過訓練的她,就算看過荒島求生的電視節目和電影,仍然不知道該如何在一座荒島的樹林裡求生。直到翌日,才遇上了史黛西和其他的同伴。隨著行程一天一天過,開始有女孩支持不住,再加上森林某處持槍者無所不在的威脅陰影,生存成了可望而不可及的希冀。
這不僅是一場意志力與耐力的考驗,同時也是人性善與惡的鬥爭
這座廣袤蓊鬱的叢林,不斷地逼迫她們做出「選擇」~
選擇 留在原地等待救援 還是 選擇離開前進尋找出口
選擇 遺棄支撐不住的同伴 還是 選擇留下陪伴
這正是安娜一直擔心會遇到的痛苦道德選擇,那種會讓你看清自己是什麼樣的人的選擇。……
但在這個過程中,安娜也認識了史黛西,這個在世人眼光中並非好女孩的人也有她傑出、值得信賴的一面。
……在現實生活中,她或許永遠不會和史黛西這樣的女孩混在一起。但在這片危機四伏的的樹林中,史黛西成了她的救星。……
史黛西的冷靜、堅強的意念與嘗試各種在逆境中求生的能力,成為安娜賴以堅持的動力。卡拉或許是校園中最美最有吸引力的女孩,但也同時是典型的mean girl;而史黛西或許是以往在生活中會敬而遠之的怪咖,但卻是旅途中真正能夠信賴的夥伴。
這場災難來得離奇,但也讓安娜的心開始澄淨透澈。
另一個讓安娜看透的事實,則是墮胎對她的影響。安娜其實在自己還沒做好抉擇、還不清楚自己真正的心意時,便被迫墮胎。墮胎後的她,被罪惡感和絕望的心情纏繞而痛苦不已,卻無人可以理解與訴說。我想她的憂鬱症、酗酒、吸毒都是根源於此;但在叢林求生的過程中,她逐漸看清這場錯誤不該是自己獨自承受,當初若以不那麼固執、不那麼衝動的方法處理,情況也許會不一樣。或許短期間她無法立即釋懷,但她可以試著接受、試著找出修補未來人生的方法。

《快逃吧!惡女》作者在最後丟出了更嚴酷的考驗!
誰能走到關頭向外求援,成為被留下者的救命稻草?史黛西、安娜和卡拉成為其他人能否生還的關鍵。無預期的意外降臨,激發了安娜堅韌的執著。只是卡拉這顆危險而不定時的炸彈隨時都有爆炸的可能,這會帶來什麼影響?結局究竟會以什麼樣的形式收尾?作者可沒那麼輕易讓安娜過關呢!

《快逃吧!惡女》另一個吸引我的是,作者在故事中使用真實的場景—安德羅斯島(Andros Island),這對於喜愛旅行的我來說有莫大的吸引力。安德羅斯島在邁阿密東方、古巴的北方的海域上,是巴哈馬群島中的第一大島。如同書中所述,城鎮及公路多沿著島嶼東側分布,中央則是原野叢林。我試著找到一張比較清楚的〈島嶼地圖〉,可以看到島嶼右側中間部位是安德羅斯鎮,而小說中的拱石訓練營便位於安德羅斯鎮稍微內陸些(左方)的地方。她們健行前往的則是再往西南方的一座岩山。然而失去輔導員的女孩們迷失了方向,縱想觀測太陽升起也被茂密的森林擋住了視線,同樣救援隊伍也因森林的濃密無法搜尋。最後抵達的是比島嶼北方的尼科爾鎮更加北方的雪吉爾角。

不得不承認,有時讓一個青少年得以成長的動力,出自於被逼著前進的無奈。在大自然的嚴苛考驗下,不再是願不願意的問題,而是不得不為的考量;個人意願不重要,唯有想盡辦法生存下去才有未來可言。小說中最後的這段話,代表著一個少女的蛻變才正開始~
這是一種奇怪的自由,……這裡沒有學校、沒有男孩、沒有父母、沒有娛樂,只有努力活下去。她通過了考驗,雖然唯一的獎勵是自我覺醒,但對她來說,這比任何東西都珍貴。
         ———文中藍字取自《快逃吧!惡女》小說內文

#《快逃吧!惡女》Bad Girls
作者:亞歷克斯‧麥考利Alex McAulay
譯者:綵憶
出版社:木馬文化
出版日期:2012年11月新書

【出版社的書籍文案】
什麼樣的爸媽會把自己的獨生女送進管訓班?
什麼樣的管訓班會把一群少女丟在叢林裡、面對神出鬼沒的殺人狂?
安娜‧惠勒搞不懂。她都上高二了,偶爾翹幾堂課、晚上溜出家門和朋友哈兩根草、跟男朋友廝混到天明——這有什麼大不了的?當然,她爸雖然對她不爽,但安娜很清楚,她被送去管訓班,是因為另一件事。
安娜在幾個月前墮胎。她沒對任何人講孩子是誰的。而這件事觸及她老爸的底線。有一個身為退伍軍人、有強烈道德標準的強勢老爸,跟一個完美但沒有主見、懦弱的老媽,他們合力決定半夜派兩個壯漢把她從床上綁走、像豬一樣丟進車廂裡,不准帶筆電和手機,不准她跟男友聯絡求援,就把她送到杳無人煙的荒島上——專收頑劣少女的拱石管訓班。
在管訓班的日子是安娜最糟糕的噩夢。輔導員規劃了她們這些「壞女孩們」每一天的每一分鐘,態度強桿,而比起殘酷與凶狠,這些女孩也彼此不遑多讓。然而進入森林的苦行遠足之旅,卻發生了可怕的錯誤——女孩們被一個逃脫的殺人犯跟蹤、被留在原地自生自滅——而她們之中,有人想跟殺人犯聯手,好保住自己的小命。
如果要活下去,妳最好祈禱身邊的女孩……是有良心的那個。
【出版社的作者介紹:亞歷克斯‧麥考利Alex McAulay】
亞歷克斯‧麥考利,1977年出生在華盛頓西雅圖,美國小說家。作品包括Shelter Me、Oblivion Road、Lost Summer及《快逃吧!惡女》,皆由MTV和Pocket Books出版。亞歷克斯現與他的妻子莉莎及女兒們住在加州的聖塔莫尼卡。他另以Charles Douglas這個名字錄製了四張獨立搖滾專輯。麥考利在個人網頁上承認自己最喜歡的一本書便是《蒼蠅王》,最喜歡的作家則包括史蒂芬‧金——不難想像《快逃吧!惡女》帶給了眾多讀者諸多驚嘆:一部以青少女為主角、以荒島為背景,結合了《蒼蠅王》的殘忍與史蒂芬‧金的驚悚的刺激小說。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straes‧閱讀的痕跡

astra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