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16-02   

隨著雪兒對即將畫上休止符的旅程感到恐慌
我也不捨的希望這段旅程不要那麼快的結束
這幾天的閱讀時光,就如同跟隨著雪兒一步一步地徒步旅行
彷彿真的和她與其他的旅行者 一道置身於太平洋屋脊步道
除了感動,我不知道還有什麼更好的形容詞能敘述我對這本書的感覺

很奇異的,在閱讀這本書的後半段,腦海中突然閃現一首樂曲
直到閱讀終了、正在寫著讀後感的現在,仍不斷迴盪耳邊
——那是史麥塔纳的「莫爾道河」
明明是不相干的音樂,我卻將它與雪兒的旅程聯想在一塊
「莫爾道河」是敘述捷克境內兩條原先獨立的小河流,在交會之後匯成一條,穿越森林、鄉村,經歷了黑暗夜色與旭日晨曦,途中曾有湍急河段,但最後隨著河道的變寬、流速漸緩地流入了城市。
而這本書的節奏,就有如「莫爾道河」:
雪兒的步道之旅、雪兒的人生課題便猶如最初的兩條旋律,從原本各自分開的狀態下,在太平洋屋脊步道上交會。一開始的身體疲憊讓她短暫忘卻心中的痛,隨著旅程的前進,雪兒在旅程中逐漸梳理著傷痛、憤怒,也回想、檢視著自己的人生。猶如從黑夜進入黎明、途中有險惡也有溫暖,最終她走到了目的地,放下了心中的痛。

一開始,這本書的書名長度便讓我嚇了一跳
《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一千一百哩太平洋屋脊步道尋回的人生》  
(Wild: From Lost to Found on the Pacific Crest Trail)
而閱讀了書籍文案,不禁揣想著是什麼樣的痛,需要走完一千一百哩才能平撫?
雪兒認為自己是「心上破了個洞的女人」,她的傷痛已近似於自我毀滅、自我放逐的狀態。母親的死亡則是關鍵之因。
每一個人面對傷痛的處理方式、態度不一樣,雪兒的姐姐和弟弟選擇了逃避;雪兒則選擇了面對。然而,面對事實的巨大傷痛擊垮了她,隨之而來挽不回的家族離析則讓她崩潰。失去的痛苦使她走上自毀前程的道路,成為一個靈魂破碎的行屍走肉,於是這趟旅程,成了尋求救贖的唯一希望。
……當初我決定步道旅行,是為了讓自己反思,仔細想想那些將我擊垮、敲碎的一切,然後再將自己拼湊完全。……
……我不是要變成一個不同的人,而是想變回那個原本的我……在那裡,我要一邊步行,一邊思考我的人生……
然而在旅途中,人生的片段逐漸浮現,才發現自己的問題不僅是母親的離去。還有來自更深層的傷痕:生父的家暴影響、與母親的依賴關係、對手足逃避行為的困惑與傷心、對繼父在母親死後逐漸疏遠的憤怒、以及對自己曾經走岔走偏失控卻毫無作為的自我怨恨……
這趟旅程的收穫,不僅僅是雪兒在徒步之中尋找自我的過程;與人之間的接觸所獲得的善意與溫暖,讓她重拾對人群的信心;而半道上遇見失去兒子的露、同樣沒有父親陪伴的凱爾,他們與雪兒有著同病相憐的境遇,從接觸、談話中讓雪兒得以從旁觀的角度面對自己的問題。此外,大自然也給了珍貴的啟示,馬札馬火山口湖以沉靜無波的姿態,療癒了雪兒的心~
當然,雪兒的旅行並不是一路順遂,需要面對許多困難和險惡危機。一開始雪兒的「怪獸」背包便是她要克服的第一個難題;攜帶過多的東西使得她連提起放下都有困難。我總覺得「怪獸」背包中過多的重量,象徵著雪兒的人生承載太多的問題與恐懼。選擇丟掉多餘的無用品,便是放下生活中自找的煩惱。此外,旅途中也很難把握與陌生人相處的距離,深怕一旦選擇錯誤,危險和遺憾就會發生。尤其對於一名獨自上路的單身女性,更是充滿了各種不確定因素。
在整本書中,我對於「步道登記表」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它串連起了徒步登山客間的關係,使原本陌生的人產生至親好友般的感覺。更別說因為這份登記表的而讓剛登上太平洋屋脊步道便受挫的雪兒打消了萌生的退意。葛瑞格對她說:妳很堅強,這種認同讓雪兒產生信心,告訴自己我不害怕。而其後陸續遇見的徒步登山客,同樣鼓舞振奮了她。能完成在太平洋屋脊步道上的旅行,除了自己的意志力外,彼此之間的加油打氣關懷也至為重要。

誠然 旅程的結束是另一段人生的開始
然而 這段旅行的意義和收穫並未消失
將一直伴隨著雪兒,成為她後來人生的養分
而我,作為一個讀者,很幸運的能在書中跟隨雪兒的腳步
一起走過這一趟自然與心靈的太平洋屋脊步道……

【BV(中文字幕)】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lhqPkNW8ek(書介版)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jI1uHlBME(完整版)
【出版社提供試讀序章】
http://facesfaces.pixnet.net/blog/post/28303148

#《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一千一百哩太平洋屋脊步道尋回的人生》  
Wild: From Lost to Found on the Pacific Crest Trail
作者:雪兒.史翠德Cheryl Strayed
譯者:賈可笛
出版社:臉譜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2年12月新書
20121116
【出版社的書籍文案】
作者雪兒.史翠德在二十二歲時以為自己失去了一切。母親過世,家庭搖搖欲墜,婚姻即將瓦解。四年後,她做出生命中最衝動的決定:獨自踏上太平洋屋脊步道上健行。
她沒有長途健行的經驗,所以背了一個被她稱為「怪獸」的龐大背包上路,她說:「我竟然能夠負荷無法負荷的東西。我在生理與肉體上所實現的、所意識到的這些,同樣也蔓延淹沒了精神和心靈的領土。我迂迴複雜的人生竟然可以變得這麼簡單純粹,讓我驚奇萬分。我漸漸領悟到即使我在步道上的這段日子裡,沒有把時間都花在思索我生命中的悲傷、不幸與失敗,又有什麼關係呢?或許,被迫將心力全都專注於生理上的痛苦,反而能夠使心理上的痛苦逐漸褪色淡去。當我來到在步道上度過的第二個禮拜末時,我突然發現,從健行開始以後至今,我沒掉過一滴眼淚。」
健行的路線一開始對她而言就像「一個模糊的、古怪的和充滿希望的想法」。但是,這是一個對生活重新開始的承諾。沿途她遇到響尾蛇和黑熊、酷暑和創紀錄的降雪,以及看到路途中無盡的美麗,感受到寂寞的蹤跡。書中非常有個性的筆調,點綴著溫暖和幽默的火花,一位女子就這樣在荒境中克服一切困難,經歷旅途中的恐懼、樂趣和狂野,最後療癒了自己。
【出版社的作者介紹:雪兒.史翠德Cheryl Strayed】
小說家和散文家,她的第一本小說《火炬》(Torch)在2006年由Houghton Mifflin出版社出版,這本書進入大湖圖書獎的決賽,並由奧瑞岡居明評選為西北太平洋地區作家年度十大圖書之一。她的文章曾刊登在《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等。她發表的散文和故事也兩次被選入美國最佳散文集。她畢業於美國明尼蘇達大學,擁有雪城大學小說寫作碩士。她是婦女在文學藝術的VIDA的創始成員,並擔任其董事會。她目前與丈夫和兩個孩子居住在俄勒岡州波特蘭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straes‧閱讀的痕跡

astra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