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15  
 
《血色童話》是我最好的故事,但《靈異港灣》是我最好的著作。─約翰‧傑維德‧倫德維斯特
──《靈異港灣》新書影片

  
  曾經在廢墟迷思中介紹的《小星星》(必然的瘋狂?—約翰‧傑維德‧倫德維斯特 《小星星》),是我第一次閱讀約翰‧傑維德‧倫德維斯特的著作,而《靈異港灣》這一部則寫作於《小星星》之前。若僅以這兩部小說而言,作者無論是選擇的題材、內蘊的思想都截然不同;《小星星》是以青少年成長、社會化問題為主軸,而《靈異港灣》則是以超自然、靈異現象做為元素。但以另一方面來說,兩書皆在詭譎的氣氛中隱含對人性私慾的指涉,讓讀者在閱讀過後不禁思考著:若人生真是場搏鬥(不論是在社會中、團體中或大自然中),那麼自私是否是人性無可避免也無法消滅的一部份?


  故事的開始很吸引人,冰天雪地中,一個小女孩瑪雅與父母滑雪到島上燈塔參觀,她似乎看見了什麼,但她的父親安德斯卻看不見。想要下樓去看得更清楚的她,卻莫名地消失。沒有腳印足跡、冰上也沒有躲藏的地方,就這樣不見了。兩年後,安德斯回到了島上,卻發現島上出現了許多怪異現象。同時間,非本地島民,但在島上已住了幾十年的希蒙,發現有一股神祕的力量在撼動小島,甚至有個「不能說的祕密」保守在島嶼老人之間。現在這股神祕的力量威脅著島嶼,他們該聽從安德斯祖母安娜葛蕾塔的提醒放手認命,還是循線追索下去?

  《靈異港灣》這本書其實是一幅散碎的拼圖,在故事敘述的過程中,順敘、倒敘、插敘兼而有之,幾百年前的過去和幾百年後的現在、不同的人物時間與發生事件、每一次產生的現象與導致的結果,都得一路吸收,再一一嵌入適當位置。就像組一幅沒有可茲對照的拼圖,你得先排出四邊的輪廓、再找出較明顯的主題,遇到不明確的狀況只能先擱在一旁、等待線索,直到有了大略雛形,才能窺見全貌。就如同故事中瑪雅藉由安德斯的手,用彩色珠子緩慢拼圖,最後隱然成形的海圖,暗示著迷藏的線索,安德斯也才能一路摸索過去,找到大海中的神祕本源。

  《靈異港灣》還有一點與《小星星》相似,那就是在閱讀過後需要一段時間整理思維,回溯故事的發展脈絡,才能抓住作者在恐怖靈異的氛圍下所潛藏的東西。確實,我在閱讀完後,腦海中似乎懂了什麼、得到了什麼,卻又無法具體的說出;直到再重新快速翻閱一遍,檢視自己在閱讀中的標注,才有比較明確的概念。像是作者提及島民對首都人反感,源自於早期土地的騙取買賣與觀光開發,但同時島民中對於改變也有著矛盾的一面。而故事中「群島真的被浪漫化至死」的論點,真可作為許多島嶼被觀光化後的結局:熱鬧的夏季過後只剩蕭條,土地併購、人口外移、原始文化消失,作者描述的正是許多被視為觀光聖地島嶼的寫照;而這也正是許多島嶼文化工作者重新反思的原因。

  在《靈異港灣》對於家庭與親情的牽絆,也描繪甚深。祖孫四代、各代與各代間、甚至是沒有血緣卻勝似家人的希蒙,彼此的關懷與愛都在故事中許多小地方顯現。在閱讀時,也曾經困惑於安娜葛蕾塔對於瑪雅消失的態度,畢竟瑪雅是她曾孫,在瑪雅消失時卻沒有告知安德斯她所知道的真相,而在安德斯循線追蹤時卻希望他罷手。一再思索,我想安娜葛蕾塔選擇沉默,其實是因為她知道許多也看過對抗這股神祕力量失敗的例子,同時也是想要保護活著的人,包括她的家人和其他的島民。而安德斯對挖掘真相的執著,曾經感受到的內疚與悔恨,以及最後豁出一切的舉動,也是身為一名父親對女兒的愛。他們做出的不同選擇,其實都出自於愛。

  此外,《靈異港灣》中還有一處我想特別提出來說,那就是有關「獻祭」的部分。故事中提到數百年前島嶼開始有獻祭的行為,從意外發生到合理化這個習俗,直到十七世紀官方明令禁止才停止人為的犧牲。在閱讀這部分時,不禁想到「李冰鬥河神」的故事,不管東方或西方,面對無法預知的江河大海,一樣有著獻祭的習俗。這其實便是先民對自然力量的崇敬與恐懼。高山、大海、風雨雷電……,有著人類無法預知、無法控制的力量,於是拜山神、祭河神、……以尋求庇佑、祈求平安。直到現在,雖然有了科學解釋,但這些祭祀祈禱的習俗還依然存在於我們的生活當中。《靈異港灣》中寫的雖然是超自然的現象,但藉由故事中人們對未知力量的恐懼,提醒著我們不要輕忽大自然的力量。現代雖然在登山、航海作業上發明了各種設備,但大自然是瞬息萬變,就算準備再充足,一個輕忽就可能喪失一條寶貴的性命。在自然的面前,學習謙卑,這也是我個人經驗的有感而發。

  也許所有的事物只是那麼地簡單,卻又無盡的複雜。

#感謝小異出版大塊文化提供試讀機會!

#《靈異港灣》
原書名:Människohamn
作者:約翰‧傑維德‧倫德維斯特 John Ajvide Lindqvist
譯者:陳靜妍
出版社:小異出版
出版日期:2013年8月
#關於小說和作者,出版社製作了專頁提供詳盡的介紹
請直接上出版社《靈異港灣》專屬網頁瀏覽:《靈異港灣》 | 專屬網頁


【書籍介紹】
「爹地,那是什麼?」瑪雅指向遠處某個地方。
一個燦爛的冬日裡,放眼望去,視線所及的冰層都覆蓋著白雪,安德斯看不出女兒所指的方向有什麼不尋常之處。瑪雅跑出去看個仔細,五分鐘後,噩夢降臨。燈塔外只有一望無際的冰層,瑪雅根本不可能就這麼憑空消失,卻還是發生了。她到底看到什麼?
兩年後,安德斯離了婚,成了酒鬼,回到了島上。然而,瀕臨絕望的他卻接收到一個訊息,使他重新燃起一線希望:瑪雅還在這個世界上,只是他卻無法接觸到她。不久,安德斯開始看到一些失蹤多年的島民,他們的樣子和當時一模一樣,完全沒有變老。是酒精的影響,還是他犯了失心瘋?原本十分美麗的童年玩伴,為何不斷的整型,破壞自己的外貌,將自己弄得又老又醜?不僅如此,他很快發現瑪雅的失蹤並非單一事件,島上的居民,包括他自己的祖母在內,都保守著隱匿不揚的祕密。安德斯越挖越深,一步步揭露了看似寧靜的小村莊裡黑暗而致命的祕密。

約翰‧傑維德‧倫德維斯特在《靈異港灣》結合人性弱點與自然力量兩種元素,創造出亦真亦幻的氛圍,並以優雅流暢、平實清新的文字,描繪出生動的景物與深層的複雜情緒,建構出一個既詭譎又美麗、既迷人又悲傷的故事。現在與過去交錯的敘事方式,提供豐富的背景與情緒的流動,娓娓道來的是從絕望的失落到失而復得的希望之間一段漫長的旅程,時而美麗,時而令人毛骨悚然的細節鋪陳,令人著迷。

【作者介紹:約翰‧傑維德‧倫德維斯特 John Ajvide Lindqvist】
瑞典人,生於一九六八年,成長於斯德哥爾摩郊區小鎮布雷奇堡(Blackeberg),從小夢想能闖出一番名堂。他曾是魔術師,還在北歐魔術牌技比賽中贏得第二名。之後成為喜劇脫口秀表演者長達十二年。後來轉戰進入劇作圈,寫出了膾炙人口的電視劇本《Reuter & Skoog》,並擁有多部舞台劇作。《血色童話》是他第一部小說,在瑞典造成轟動,二○○五年獲選為挪威的最佳小說獎,並入選為瑞典電台文學獎。並於二○○八年榮獲「拉格洛夫文學獎」殊榮(Selma Lagerlöf Prize for Literature),改編成電影《血色入侵》的劇本也由他親自撰寫。電影上映後,立刻引起國際間多方迴響,橫掃各大影展獎項,如二○○八年紐約翠貝卡影展最佳影片及最佳攝影、第四十一屆Sitges影展最佳歐洲奇幻電影、富川國際奇幻影展最佳導演、觀眾票選最佳影片、評審團大獎等四十多項大獎。好萊塢電影版《噬血童話》則由麥特‧李維斯(Matt Reeves)執導,克蘿伊‧莫蕾茲(Chloe Moretz)主演。
約翰‧傑維德‧倫德維斯特之後的作品皆獲得好評,被翻譯成多國語言。第二本長篇小說《斯德哥爾摩復活人》的改編電影預計2013年在瑞典上映,由瑞典知名記錄片導演Kristian Petri執導。繼《血色童話》後,倫德維斯特也將與托瑪斯‧艾佛瑞德森再次攜手合作,將他的第三本長篇小說《靈異港灣》搬上大螢幕。倫德維斯特的第四本長篇小說《小星星》已於2013年小異出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straes‧閱讀的痕跡

astra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