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21-0   
逃離敘利亞 Stolen:Escape from Syria

西元1999年,本來想去希臘看帕德嫩神廟的我意外的看到了中東古國的行程
在那時,走中東、西亞的行程很少;能湊足人數出團的更少!
當時便決意改為參加黎、敘、約、以、埃為期十五天的跟團旅遊
也幸運的成團(記得連領隊只有10人出頭而已)
在那一次的行程裡,敘利亞的帕米拉Palmyra給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但畢竟跟團在短短兩個禮拜走五國,實在意猶未足
因此一直希望能有機會重返敘利亞,
到訪那時未曾踏足的阿帕米亞Apamea、阿勒坡Alepp‧……
而那次也讓我對於伊斯蘭文化產生了好奇
因此後來又參加半自助的活動,旅行埃及、突尼西亞等地
前幾年,還有看到幾家大旅社,推出由古文明專家帶領遊覽黎、敘、以、約的行程
卻沒想到,阿拉伯之春的運動蔓延到了敘利亞,竟引爆了內戰
從2011年開始持續到現在,
政府和反對派之間又因其他國家的援助、干預更僵持不下

近來又因化武問題與美國決議出兵干涉而鬧得沸沸揚揚
雖然目前美國是否出兵懸而未決,但短期內敘利亞內戰仍將持續則是不爭的事實

因此,當初報名《逃離敘利亞》這本書的試讀活動時,是帶著私心的
想看看多年前曾經走過的敘利亞,發生了什麼樣的故事……
《逃離敘利亞》的故事背景便發生在敘利亞境內衝突開始的2011年
愛爾蘭籍女子路薏絲莫納漢的六歲女兒梅兒
在前夫摩斯特法阿薩德進行例行探訪、行使親權的時候    
從賽普勒斯被強行帶回敘利亞
其時,正是敘利亞動亂之時,戰火隨時都可能波及到每一處
偏偏,摩斯特法的家鄉伊德利布省正是那衝突緊張的地區之一
為了找回愛女,路薏絲孤身進入敘利亞境內,與前夫虛與尾蛇的同時
一方面期待愛爾蘭政府與國際組織的引渡,一方面也設法聯絡土耳其人口販子進行救援
然而,官僚體制的顢頇、戰火下救援行動的危險性
使得路薏絲和梅兒得不到任何援助,只能想辦法自救
逃亡行動的艱難與挫折,超乎想像
最後,在妹妹和敘利亞人協助下,從敘利亞逃離至黎巴嫩而重獲自由……

在閱讀的過程中,路薏絲直指梅兒的誘拐案根源於她與前夫的文化差異
但我始終覺得,路薏絲在其中也要負起大半的責任
確實,暴力需要被譴責、孩童與婦女的權利也應受到保障
但男方的危險特質,在交往的初期就非常明顯
一個受過西方良好教育、擁有優異工作實力,又勇敢在異地獨自生活的女子
卻無視親人的提醒、友人的勸阻
以及恐怖情人表現出的種種跡象與徵兆(跟蹤、暴力對待不斷)
一而再、再而三的忍受男友家暴
即使有數次逃走的經驗,卻仍是一次又一次的心軟原諒、回頭接納
愛情如此盲目,不禁讓閱讀者覺得不可思議也讓人覺得生氣
路薏絲其實與男友交往到後來,有多次逃離的經驗,甚至也了解其人的危險性
卻仍與對方走到懷孕、生子的地步(對方甚至在她懷孕時動粗)
這不是發生在二三十年前風氣未開的社會,而是二十一世紀
不禁讓人感嘆危險愛情果真是致命的吸引力!
也因此我認為,路薏絲也該為此事負責,或許這樣說有些不近人情,卻是事實
路薏絲一再地心軟、原諒以暴力施加在自己身上的情人
她身為旅遊經紀,卻對對方的文化沒有去認識、了解,也有些不可思議
明明她有多次可以離開的時機與方法,卻一而再再而三的錯過、自投羅網
最後不僅讓自己陷入婚姻的枷鎖、也讓自己和孩子面臨生命的危機

至於她的前夫摩斯特法阿薩德,我始終認為主要是個人心態、行為的偏差
確實,在伊斯蘭教中,對於兒童與婦女的權利並不那麼完善
但並非代表伊斯蘭教的男人都是如此對待自己的妻兒
因為就連摩斯特法的哥哥,都曾經提醒路薏絲要離開他的弟弟,
認為摩斯特法並不值得信任

這也是我對於路薏絲所說
誘拐案是起因於女兒選擇歐系小學而非伊斯蘭小學這樣的文化差異這種說法無法苟同
雖然摩斯特法在電話中是如此敘述,但實際上從前因後果不難判斷這也是一個藉口
摩斯特法的重點在於「控制」,
控制他認定屬於他的財產,包括路薏絲、梅兒和路薏絲的錢

也因此今日若不是就學因素,也會是明日以其他藉口來帶走女兒,以逼路薏絲就範

一直閱讀到路薏絲孤身進入敘利亞,這一個正在內戰中的國家
而所進入的村落,則是非常傳統又深具危險的地區
母愛的強韌,才讓我逐漸對她改觀、轉而欽佩她
只是在這兒不禁讓我想到,有時人們會說一人做事一人當
而無視他人的勸阻,不顧一切的飛蛾撲火
但有時,事情的發展並非如此絕對
一旦出事,家人、親人、友人怎可能不被波及、怎可能袖手旁觀
像是路薏絲的妹妹在出事後,立即給予的支持和陪伴,
及後續在政府、媒體和人口販子間四處的奔走聯繫,
其所付出的心力及所需承受的壓力,更令我感佩!
而在前進敘利亞與逃離敘利亞的過程中
提供路薏絲幫助的陌生人(包括土耳其人、敘利亞人、黎巴嫩人)更是天使的化身!
此外,在整本書中,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便是年僅六歲的梅兒所展現的堅強
從小目睹父親對母親的暴力對待,也不時嘗過父親兇暴帶來的傷害
在一次次不堪的經驗中,學會了不惹怒父親的方法以及討好父親的行為
甚至在逃離行動的過程中,轉而扮演起安慰母親、鼓勵母親的角色
早熟、堅強的令人心疼,在這場磨難中,最無辜的當屬她了……

在閱讀其間,對於海關審查制度的鬆散和社福機構的失職
國際刑警的莽撞、政府法令的僵化和外交領事處推諉塞責的態度也不禁感到荒謬
在理論上,政府的組成正是來自於人民賦予的權力,受人民的委託行事
但實際上,當人民有困難時,
卻發現官僚系統的顢頇不僅無法保護人民、甚至對人民本身的利益造成侵害
不禁想問,我們到底創造了什麼樣的國家機器?使自己反受限制和傷害……

20130921-2   

最後,我嘗試著大略標出路薏絲進入敘利亞和逃離敘利亞的路線

在標線的過程中,不得不佩服路薏絲為人母後的勇氣
從賽普勒斯到土耳其、從土耳其進入敘利亞
從敘利亞的西北部向南直奔大馬士革,最後徒步穿越黎、約邊境而脫逃成功
(幸好此時黎巴嫩已脫離敘利亞掌控,
1999年時的黎巴嫩,敘利亞在黎巴嫩仍有駐軍)

這長距離的逃亡過程,想必每分鐘都提心吊膽、無時無刻都是煎熬
無論路薏絲在前半生如何盲目、如何軟弱
但為人母的她,發揮了無邊的勇氣,給了自己和梅兒一個重生的機會!

後記:
1999年的敘利亞旅遊記事可見〈沙漠明珠—敘利亞(13)
(當時新聞台因為有對圖片畫素、張數有限制,因此一篇文章僅有一張圖)
其他西亞和北非地區伊斯蘭國家的旅遊記事,請從廢墟迷思首頁點選文章分類查詢
最後,想來說說我所知道的伊斯蘭世界
在以前的旅遊經驗中,可以知道一般人所認為的伊斯蘭國家,
並非全部的人民都是信仰伊斯蘭教

像是敘利亞,在伊斯蘭教統治前,曾經是信仰基督教的國家
也因此在境內,有部分人民是信仰基督教或其他宗教
在今日即使是信仰伊斯蘭教,也因派別而有所差異
此外,在不同的地區、不同的教派、對於傳統習俗的要求也有所不同
例如在某些地區的伊斯蘭女性,不必蒙面、頭髮也不必全部紮進頭紗、
僅需維持穿著的端正即可
但在某些地區,則對女性有嚴格的要求,
全身上下包得密不透風,只剩一雙眼睛露出

在敘利亞,夜晚外國女子的外出行走確實會造成他人的注目
但在突尼西亞或埃及,則是常見而不以為奇
但不管當時在哪個國家旅行,我所遇見的大多數都是良善的人民
例如在約旦的安曼找景點時、在埃及亞歷山大被困在恐怖車流中時
都曾獲得當地人們的協助

至於一般人經常好奇伊斯蘭教的男人可以娶四個妻子的事
忘了是哪次的導遊曾經說明:確實是可以,但通常一般人還是只娶一個妻子
因為要娶一個以上的老婆,不僅個人需有足夠的財力,
而且必須遵守公平對待的原則

也就是給予所有老婆一樣的對待,不論是在食衣住行各方面都需一致
若無法公平對待,那麼只能娶一個妻子!

#感謝凱特文化提供試讀機會!

#《逃離敘利亞》
20130921-1
原書名:Stolen:Escape from Syria

作者:路薏絲‧莫納漢 Louise Monaghan
繪者:莊懿桐
出版社:凱特文化
出版日期:2013年10月

【書籍介紹】
這部自傳式的故事,描述一位母親冒著生命危險,從飽受戰爭蹂躪的敘利亞挽救出她被綁架的女兒,是一部令人動容卻極其勇敢故事。
在敘利亞歷史上最嚴重的內戰時期,路薏絲莫納漢走過重兵把守的邊境,去拯救從父親那裡被無情擄走的一位家在賽普勒斯六歲孩子。前方的路是怎樣,路薏絲莫納漢並不清楚,但為了孩子的安全憑著一股信念,這位愛爾蘭母親施計騙過自己的前夫,讓他相信她仍愛他,想要和他再組家庭永遠生活在一起,如此偽裝自己、掩飾真實目的,只為了能再次看到被綁架的孩子。
在他的家鄉,她也遭到過監禁,日以繼夜被關在一家破舊房子裡,鎮日只有一點食物供給,逃走的希望非常渺茫。路薏絲莫納漢常在被毒打後失去知覺,但憑著毅力,她心中仍舊牽掛涉世未深的小女兒。
後來,她帶著小女兒穿越炸彈攻擊和狙擊火力,跨越重兵巡邏山脈之夜,在非法人口走私販子的率領下通過一段漫長旅程,奇蹟造就了母親的偉大,也忠實呈現了戰亂國度裡不為人知的心酸一面。

【作者介紹:路薏絲莫納漢 Louise Monaghan】
在大學裡研習旅行和觀光,過去曾是一位資深的遊顧問。現在她在一大群朋友包圍下,試著在賽普勒斯重新開始自己的生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straes‧閱讀的痕跡

astra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準備去種田的夏夏
  • 哇哦!太太那麼早就開始中東行,99年就去過敘利亞好厲害好羨慕啊(現在想去都不能去而且好多古蹟都被炸毀了TAT)
    這本看得還蠻窩火的,總之就是戀愛的代價吧,女主角根本咎由自取,雖然母愛很偉大但原本可以避免的事卻搞得那麼轟轟烈烈…實在是不怎麼同情她(聳肩)
  • 以前對西亞、中東、希臘那塊地方的歷史很感興趣,不過最早是想去希臘的,只是不知怎麼查了查,就看到了有中東的行程。前幾年也看到有伊朗的行程,很心動,可惜時間無法配合,現在那裡又亂了,只能再等等看看以後有沒有機會。
    我也實在是對女主角沒什麼好感,尤其是對她在感情的處理上無法認同,一方面來說由於她的選擇,反而造成她女兒的早熟與痛苦。只有她能深入戰區找回女兒這點讓我佩服!

    astraes 於 2013/09/27 15:4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