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16  
 
  西元1899年,時值世紀之交。在那個年代,許許多多來自歐亞各地、形形色色的人們,懷抱著對新大陸的期待、對新世界的憧憬,踏上了艱辛的美國移民之路。紐約也成為許多移民上岸後選擇駐足之地。只是,在這一波波移民中,如果來的不僅僅是追求夢想的人類呢?……

  是的,《魔像與精靈》故事,述說的便是來自猶太祕術創造的魔像與沙漠中的銅壺精靈在紐約努力生存的故事。只是魔像與精靈的移民並非出於自願,魔像莎瓦被創造為一位即將前往新大陸發展的商人新娘,但在漂洋渡海的過程中,主人在喚醒她之際卻意外過世。被設計為只能服從主人命令的魔像,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海關與船務人員的盤查,竟跳船入海走海床登陸。上岸後的她驚惶失措,幸而遇上了一位看出她真實本質的老拉比,在老拉比的幫助下逐漸安頓下來。而精靈阿瑪德,就像許多的神話傳說,是被錫匠無意間從銅壺中釋放了出來的。只是精靈的上一段記憶,是千年之前正在敘利亞沙漠跟蹤一支沙漠商隊,但下一秒卻發現自己身在千年後的紐約。至於自己怎麼被囚禁、被誰囚禁、發生了什麼事卻都毫無記憶。
  精靈與魔像,兩個不屬於人類社會的異類,想盡辦法掩飾身份、隱藏本性混居在移民社會中,但他們不時冒出的能力與自我、以及他們身後的秘密都是能否生存下來的變數。他們在紐約相遇,相似的遭遇讓他們惺惺相惜,但不同的本性卻又讓他們時起衝突。不幸的是魔像的創造者、精靈的囚禁者也來到了這塊新大陸,面對即將到來的不懷好意,精靈與魔像該如何抉擇……

  《魔像與精靈》揉合了移民歷史與魔法奇幻的元素,探討的卻是關於人在自我與團體間的調和、以及身處新舊世界衝擊中的觀念掙扎。

  關於移民,作者藉由猶太區和小敘利亞區的移民族群,述說選擇移民的憧憬或無奈,移民生活的艱辛不易,與族群之間在異鄉的同鄉互助之誼。像是小敘利亞區的瑪麗安,以咖啡館為中心照拂來自同一塊土地的同鄉,給予新來者友誼的援助。又如當猶太拉比過世時,所有社區居民自發為其籌辦後事,都描繪出在異鄉族群團體的重要與力量。而比較讓我好奇的是,《魔像與精靈》中的這兩支民族,在現實世界裡衝突卻愈演愈烈,尤其是這兩年,以猶太人建國的以色列與周圍的阿拉伯國家戰火時起,作者選擇以這兩民族為題材頗令人玩味。

  再說魔法奇幻,原本正好奇著所謂的「魔像」是什麼,沒想到在閱讀《魔像與精靈》前的一本書中,剛好提到猶太民族的卡巴拉Kabbalah祕術和魔像。祕術中有一種法術是能讓無生命的泥偶活起來,其用意原本是作為人的幫手,具有無比的力氣,就像本書所言可以是一種馱獸、奴隸。但就算原先創作法術者的原意是良善的,但人的慾望往往是無止無盡的,於是便會出現如故事中商人要求拉比創作出一個與眾不同卻要滿足個人慾望的新娘魔像。而精靈,最熟悉的故事是阿拉丁神燈中能許三個願望的魔法精靈,但這隻精靈卻告訴我們,精靈一族是自由自在、狂放不羈的存在,而非以油燈為家的禁錮狀態;而之所以被禁錮,也是來自於人對權利的慾望。

  當魔像失去主人(即失去控制者)、精靈從銅壺中被釋放,照理說讀者可以預期兩者將奔向自由、揮灑各自的能力;或在紐約相遇,聯手掀起翻天覆地的改變。但作者卻賦予兩者更重大的任務:魔像身雖自由,心卻被限制;精靈雖被釋放,但形體卻依然被施術者禁錮在人類形體中。於是魔像、精靈必須以人形在人類世界中求生存。魔像必須學習像人一樣有自主意識,如何生活與工作;而精靈必須壓抑自由恣意的本性,學會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初來乍到的外來者,要如何融入團體、社會是第一課題,但接下來要面對的,則是在團體中的約束與他們的自我本性苦苦拉扯的掙扎。如何遵守人類的習俗卻又能保持真我,對於魔像與精靈來說確實是一大難題!

  作者在故事中要表達的還不僅如此,梅爾拉比與他的外甥麥可則代表了新與舊的過渡。在這一片新大陸上,拉比依舊維持著傳統猶太人的生活、習俗與觀念,而麥可卻認為舊有族群觀念過於狹隘,而認為應破除種族藩籬,將昔有的宗教戒律、生活習俗改採法律來規範、制裁。新與舊的交會同時展現在精靈的身上,不像魔像以新生的眼光看待世界,精靈的生命來自千年以前,當然他所習以為常的世界早已不存在,呈現在他眼前腳下的是一個嶄新陌生的大地。當新舊交替之時,免不了衝突的發生、認知的妥協,但也因為這些衝突與妥協,世界一天天前進、一天天地改變!

  當魔像與精靈相遇,同為生活族群中的局外人身份,讓他們產生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惺惺相惜。雖然兩者的天性截然不同,讓他們時有爭吵,但原來有人和自己一樣、原來自己並不孤獨的感受,讓他們彼此成了可以互相傾訴的對象,畢竟彼此的身份都是不能說的祕密,但他們也需要一個可以傾瀉的出口。不是同類卻又是同類,逐漸發展出異樣的感情!於此同時,隨著他們的夜間散步,讀者也將跟隨他們的腳步,漫步在紐約的街道、公園裡,可惜的是我尚未踏足紐約,對於書中的美景,只能依靠想像來描繪了。

  《魔像與精靈》除了對美國移民社會的描述,也充滿了中東沙漠傳奇。尤其是精靈到底失去的記憶裡,藏有什麼神祕過往,作者以極短篇穿插在各章之中,貫穿了整本故事。而我認為這段祕密,有著一千零一夜的魔力,誘人深入,直到揭開面紗仍為之嘆息—讓《魔像與精靈》的精彩無與倫比!



#後記:黎巴嫩、敘利亞的移民敘述,讓我想起了許多年前的造訪
而精靈出沒的敘利亞沙漠,那荒漠無垠的景致,也再度躍入腦海!
敘利亞:沙漠與沙漠中的廢墟紀錄

#《魔像與精靈》

原書名:THE GOLEM AND THE JINNI
作者:海倫‧威克 Helene Wecker
譯者:劉曉樺
出版社:馬可孛羅
出版日期:2014年12月4日

【書籍簡介】
古老猶太咒術召喚的魔像、阿拉伯沙漠中躲藏的精靈,在紐約城相遇了,
他們的力量為人類帶來的是幸還是不幸?
他們的相遇,更意外引來猶太巫師的追捕!
魔像與精靈、人類、巫師,能否逃過邪惡命運的輪迴糾纏?
魔像莎瓦,主人是波蘭小城的商人之子,這位紈褲子弟帶著最後的家財去找森林裡一位惡名昭彰的隱士,創造出一名女性魔像當他的妻子,並且打算帶著魔像到美國去。但這個倒楣的傢伙還沒機會和魔像講上幾句話,就這麼魂歸西天了。
 才來到世上幾分鐘的魔像,居然沒了主人,她發現自己具有心靈感知能力,能夠「共感」周遭人類的心思。就在這時,船隻駛抵紐約,魔像既無船票又「死了老公」,魔像靈機一動,隨即縱身跳入海中,就這麼沿著海底一路走進紐約...
 精靈阿瑪德,是誕生於火與沙的神祕種族,能夠任意改變形貌,甚至進入人類的夢境。阿瑪德最後的記憶,是自己暗中尾隨一組人類商隊。當他再次醒來,竟然已經是千年以後,他被生鐵禁錮於人形關在一只黃銅瓶中,被錫匠阿比利意外敲開瓶蓋而釋放。
 莎瓦和阿瑪德就這麼被困在世紀之交的紐約。他們既要想辦法融入人群,又不能讓人發現自己的真實身分。伴隨他們的是移民社群裡形形色色的人物:睿智的咖啡館老闆娘、獨來獨往的冰淇淋販子、猶太收容所的麥可,充滿冒險情懷的社交名媛蘇菲雅,還有野心勃勃的神祕男子約瑟夫。
魔像與精靈在這個風華正盛的歷史舞台上巧遇,各自背負著詛咒和苦難,在這片新天地裡尋找希望和容身之處。輪回好幾世紀的詛咒不斷轉世,即將改變所有紐約客的命運,也逼使莎瓦和阿瑪德做出最艱難的抉擇.....

, , , , , , ,
創作者介紹

Astraes‧閱讀的痕跡

astra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