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25 
 
彷彿沒有終點的柊樹圍籬
掩埋在黑暗裡的無數歎息
生活在那裡的人是以什麼樣的心情強忍痛苦、努力活著呢……

  高齡七十六歲的老婆婆要來應徵做銅鑼燒的助手?該怎麼拒絕呢?
  小春銅鑼燒的店長千太郎,在櫻花盛開的季節面臨了這個難題。老年人的體力能否負荷這樣耗體力的工作讓他擔心,而且這位吉井婆婆似乎還有著重聽、左右眼形狀不一和攣縮的手指。但是婆婆帶來的紅豆餡,香氣和甜味意外地打動人,加上婆婆僅要低得不可思議的時薪,讓千太郎心中自私的那一面竄起——為了償還自己的負債必須使營業額提升,而吉井婆婆的紅豆餡很可能就是自己等待的那個突破點。在沒告知店老闆的情況下,千太郎雇用了吉井德江。千太郎原意是讓婆婆負責做紅豆餡的部分就好,卻沒想到德江製作紅豆餡的手藝、態度讓他大感意外,一道道細節繁複的工序、認真又慎重的對待,熬煮出來的紅豆晶瑩飽滿又透出晶亮的光澤,更不用說那瀰漫著的濃郁純厚的香氣。於是小春銅鑼燒好吃的美名傳播開來,每天都賣得比前一天還要好,連從沒使用過的「售罄致謝」的木牌也開始亮相。
  這段期間千太郎在吉井德江的指導下,不斷學煮紅豆餡,然而他也注意到店中有些客人,對吉井婆婆那形狀不一的左右眼和捲曲攣縮的手指頭瞥以異樣的眼光。當暑假結束時,意外現身的老闆娘告知了關於吉井可能是痲瘋病(亦即漢生病)患者的傳言,對於疾病傳染的恐懼,老闆娘希望千太郎能辭退吉井德江。即使千太郎已查詢日本漢生病的歷史資料、確認日本已無病患、吉井婆婆的病已經痊癒,但面對強勢下令的老闆娘、日益滑落的營業額、客人不再上門的慘澹生意,千太郎該怎麼對如此敬業認真的婆婆開口?……

  多利安助川寫作《戀戀銅鑼燒》的主旨很明確,以「舊稱痲瘋病、現正名為漢生病的疾病」為題材,描寫人類對於這自古便被視為會傳染需隔離的惡疾——雖然在今日醫學上已經證實是可治癒、傳染性低的疾病;且在法律上更是廢止了當初不人道的〈癩病預防法令〉,讓被監禁了數十年歲月早已痊癒的患者能重新獲得自由——但社會和人心卻未能跟上醫學和法律的腳步,始終對這一疾病抱持著偏見與歧視。因此即使吉井婆婆早已痊癒、早可自由出入各地,但人們無意間表現出的畏懼、排斥,甚至是有意的孤立和排擠,都讓「自由」僅侷限於名義,而實際上這些人依然被世人眼光孤立在療養院之內。這不禁讓我想到一部老電影《刺激1995(The Shawshank Redemption)》中,老黑人在被關了許多年後,獲得假釋時已垂垂老矣,想要再次工作、融入社會,不論在前科、年齡上都被待以異樣眼光,於是他終於了解前人最後只能走上自我了結的最後旅程。千太郎正如老黑人,有著類似的際遇,也因此對於吉井婆婆的經歷有著感同身受的體會。只是這樣的偏見普遍存在於整個社會,是無法以個人之力撼動的~

  面對這極為敏感、爭議的題材,多利安助川沒有拐彎抹角,而是採取一種直白的陳述,從一般人面對漢生病患者的猜疑恐懼、與之相處呈現的內心擔憂和掙扎;以及漢生病患者面對世人(甚至是自己親人)膽怯眼光的感受,逐漸深入到漢生病患者得知罹病將被永久禁錮在療養院內的心理衝擊。尤其是作者描寫一般人在初見身體狀況有異於常人之人時,是否開口詢問還是假裝沒看到的糾結極為貼切,看著這部分我不禁連連點頭,正因為我也是不知道如何該處理這種狀況的人,沒有惡意,或許該說是不知所措吧——直接問出口顯得有些不禮貌,但又擔心假裝視而不見豈不是會讓對方更耿耿於懷?——不論怎麼想都不能確定該用什麼態度、做法來應對比較好,或許如我、如千太郎這般的猶豫,也就不經意間傷了人……而如故事中高中生若菜以直率的語氣問出口,或許可以直接打破那層藩籬,但這樣的做法會不會刺激到心理較敏感脆弱的人呢?……我想就連作者也無法確定哪一種做法比較合適吧~

  因病而被隔離大半生的吉井德江,在故事開場時展現的樂觀、積極,影響了身體健全卻頹然失志的千太郎。千太郎原本只將製作銅鑼燒當作餬口為生的工作,機械式的毫無熱情幹勁,但在德江的感染下,找到了自己想走的路、體會人生存在的意義。然而從青少女到老婆婆之間的這段長久幽閉歲月,德江是怎麼度過的?離開親人被禁錮的害怕、面對疾病殘忍的侵蝕、看著重症病患苦不堪言受著折磨,自己是否有一天將會步上後塵……透過德江的娓娓述說,千太郎意識到她必定經歷過幾番徹骨的掙扎與調適,才能有如此正面的態度。

  曾經沸沸揚揚引起臺灣社會討論拆建保留問題的樂生療養院,正是臺灣漢生病患者收容、隔離的機構,遵循當時國際上對漢生病的建議,臺灣從日治時期到戰後民國的統治,都採「強制收容,絕對隔離」的政策,臺灣甚至到2001年才廢止〈臺灣省癩病防治規則〉,然而即使在2008年公布了〈漢生病病患人權保障及補償條例〉,但過往對此病症的誤解與強制隔離措施,早已深深刻劃在人們的印象中,使得世人早已為此症貼上標籤。這些作為對於只是生病、並未犯罪的漢生病患者,可說是以群體力量施以無法抹滅的傷害。想要扭轉社會大眾對漢生病(痲瘋病)深入骨髓的恐懼,想來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關於樂生療養院介紹:http://www.lslp.mohw.gov.tw/site_content.php?site_content_sn=21)
臺灣 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漢生病介紹

  《戀戀銅鑼燒》從櫻花怒放的時節,開啟一段製作紅豆餡的溫馨旅程,中途驟然變奏牽引出一段社會難以啟齒的歷史傷痕。然而吉井德江和千太郎之間懇切溫馨的互動,讓讀者不知不覺間獲得了啟發。即使作者並未提及前途茫茫的千太郎,但我不禁相信,在德江的感染下,他將繼續傳承她製作紅豆餡的心,領悟生命的意義,走出自己的人生方向!

#後記:多利安助川的《戀戀銅鑼燒》有改編電影喔~而且臺灣好像10月就會上映!
電影預告:河瀨直美執導,永瀨正敏、樹木希林主演https://www.facebook.com/anmovie.taiwan
改編同名電影《戀戀銅鑼燒》,入選2015坎城影展「一種注目」開幕片



#《戀戀銅鑼燒》
原書名:あん
作者:多利安助川 ドリアン助川
譯者:卓惠娟
出版社:博識圖書
出版日期:2015年9月15日
初版封面為雙封面書衣版:外層是電影書衣板,內層是文學版


【書籍介紹】
「小春銅鑼燒」靜靜佇立於櫻花商店街的一角,店長辻井千太郎終日站在鐵板煎台前,重複著煎製餅皮的單調作業。一天,一位年逾七十、手指不靈活的老婦人吉井德江帶著自製的紅豆餡來應徵兼職人員;德江的紅豆餡讓千太郎大為驚豔,決定雇用她。改用新的紅豆餡後,店裡的生意扶搖直上,排隊人潮絡繹不絕。然而就在生意漸上軌道之際,關於德江的謠言開始不脛而走……
在世人的偏見中,過著封閉人生的德江,與失去活下去力氣的千太郎,兩個人將各自開始步出嶄新的人生。是一個會讓人驚嘆生命不可思議之美、縈繞於心中久久散之不去的靈魂物語。

【作者介紹:多利安助川 ドリアン助川】
詩人、作家、小丑、音樂人。一九六二年出生於日本東京,畢業於早稻田大學第一文學部東方哲學系。曾為廣播企劃、編劇。一九九○年組成「吶喊詩人會」,結合了詩的朗讀與龐克搖滾的表演方式在當時引起不少話題。一九九五至二○○○年間主持全國性的深夜廣播節目《正義的廣播》,深受國高中生喜愛。著書豐富,包括以「明川哲也」為筆名的《墨西哥人為什麼沒有禿子,而且死不了》、《花鯛》、《大幸運食堂》、《歌德語錄》;以「多利安助川」的名義出版的作品則有《和天才妙老爹一起讀「老子」》、《戀戀銅鑼燒》、《多摩川物語》等。目前以「說故事的道化師(小丑)」身分積極在日本各地活動。最愛藍紋起司和紅酒。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straes‧閱讀的痕跡

astra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