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04-1.jpg

寫在心得之前:
陰森暗沉的的背景前,被柵欄阻隔的鐵牢後,帽簷下看不清的模糊面容,昭示著男子兇險的處境。伴隨書而來的是一封以白色火漆彌封的〈巫師議會緊急通知〉,警告有一名由黑白巫師生下的禁忌之子逃脫了控制。信中暗藏了解鎖的密碼,唯有解開謎題才能進入《禁忌之子》,揭開那段籠罩在巫界的白色恐怖……(好驚人好用心的試讀本啊~)


20160304-2.jpg 

  《禁忌之子》以一場失敗的逃亡+失敗的自戕做為開端,「自由」對於被囚禁在籠子裡的納森來說即使再努力也不可得。而他之所以陷入這樣的處境,並非他萬惡不赦罄竹難書,畢竟他只是一個十五六歲的青少年,他的問題在於他的出身,一個因黑白巫師的結合而產生的同類混血者,之所以被嚴加看管只因他的父親是馬庫斯——有史以來最邪惡的黑巫師。雖然他從未見過父親、雖然他從小被母系白巫師家族扶養教導,都不足以說服白巫師議會他的無害。於是一封封愈加嚴厲的通知寄達,以各種政策規範約束他的行為。
  身為一名少小巫,必須在十七歲的生日時舉行領受典禮,接受來自血親的三件聖禮、並喝下他們的聖血才能真正變成一名巫師,取得自己擁有的天賦。但白巫師議會卻掐滅了納森的期待,他被帶離了家,由一名武力高強的白女巫看管,甚至在十七歲生日之前被帶到議會進行可疑的「編列手術」。手術後乘隙逃出的他只剩兩個選擇,一是去找一名索取高昂代價的黑巫師,一是找到親身父親由他來給三件聖禮。但相傳能置馬庫斯於死地的就是他的兒子,有這則預言在前,納森還能期待馬庫斯會前來救他嗎?……

  《Half Bad》從書名就可窺知端倪,納森從出生就背負著原罪——身體裡流淌的另一半來自黑巫師的血液,即使他從不曾擁有邪惡的意念,還是被白巫師社會所防範。這種防範可說是無理性的,別以為這只是小說情節,在現實生活中卻不時可見。在還沒認識了解一個人之前,先用膚色、人種、族群、地域或僅是一個人的打扮、說話來評斷一個人,將刻板印象強加他人身上,是人類長久以來會流露出的習慣,即使是不經意也往往會造成傷害,更何況是有意為之。《禁忌之子》之子便呈現出這樣的一個生活氛圍,在白巫師的歷史中,黑巫師是歹毒、殘忍的一群,因此一半是黑巫師的納森便成了代罪羔羊。諷刺的是在納森的經歷中,他從未見過任何一名黑巫師,黑究竟有多邪惡他不知道,但他卻體認到白色之下掩藏的暗黑——以往認知為善良的白卻是迫害他與其家人的兇手。「免於迫害的自由」該是身為人類的基本人權,對於納森卻是一種遙不可及的奢望,是一種必須以拚命為代價來換取的權利。

  看著故事中白巫師議會步步進逼的做法,不禁為納森憤憤不平。猜想議會最初的成立目的大概是為了「團結」,集合白巫師之力對抗邪惡的黑巫師。但基於對黑巫師的「恐懼」,讓議會的路愈走愈偏。他們加諸在納森身上的迫害,追根究底其實就是「恐懼」——恐懼納森未來的發展、恐懼馬庫斯可能對納森的影響,甚至還摻雜一些「野心」,意圖利用納森來反制馬庫斯。但看著議會這一連串的行為,不免要說其實敵人正是他們自己親自塑造出來的:這樣的白色恐怖,不僅用來對抗黑巫師,管制同類或異類混血,甚至對同樣是白巫師的份子施以警告、威脅。高壓的手段下,自然就會出現異議或反叛者,轉往地下或國外發展(這樣的小說情節怎麼那麼像某段歷史啊~~~)。而如果沒有那些一條條的禁令、一件件的迫害行動,或許納森不會被逼得逃亡、逼得選擇白所恐懼的那條路!

  血緣、基因不代表什麼,「你的所思所想和所作所為才能代表你是誰……是善是惡端看你怎麼使用你的天賦。」兄長艾倫的話言猶在耳,納森也一直努力秉持著不傷人的堅持,但有時現實的危急、現況的惡劣卻不是他所能控制的。黑與白、善與惡的界線在故事中似乎變得異常模糊,Half Bad其實意味著還有另一半Half Good的存在。納森該怎麼在這麼險峻的情勢下維持他的本心?深深受到《禁忌之子》吸引的我為其揪心不已~

#臉譜《禁忌之子首部曲 》
 

#《禁忌之子》
原書名:Half Bad (The Half Bad Trilogy #1)
作者:莎莉.葛琳 Sally Green
譯者:祁怡瑋
出版社:臉譜出版
出版日期:2016年4月

【書籍介紹】
現代英國都會和平的表面下,
彼此敵對的黑白巫師在普通人類社會的暗影中彼此爭鬥……
他的血統一半是白巫師,另一半則是黑巫師。
他母親是名力量強大的醫者,他父親卻會吃人的心臟,
他不被任何人需要,卻被所有人追獵。
納森.拜恩已經在一個大鐵籠中住了將近一年,無論烈日、下雨、暴風雪,他都在籠中度過,要是想逃跑,腕上的手環會開始釋放出腐蝕性液體,開始溶解他的手,就算他有驚人的自癒能力也於事無補,把他關在這裡的,是一名白女巫。
納森的母親也是白女巫、最疼愛他的外婆與同母異父的哥哥都是白女巫和白巫師、而他喜歡的女孩安娜莉絲也是白女巫,但納森註定要被忌憚、追捕、甚至獵殺,因為他只有一半的白巫師血統,而另一半的黑巫師血統,來自史上最強大最殘忍的黑巫師馬庫斯。
要是納森不在十七歲生日前像別的巫師一樣喝下父母的聖血、領受他身為巫師的天賦,他就會死。但那些白巫師們怎麼可能放過他?納森從小就幻想著從未謀面的父親有一天會來救他,儘管他惡名昭彰,但這僅僅只是幻想而已,因為傳說,唯一能殺死馬庫斯的,就是他自己的親生兒子納森……

【作者簡介:莎莉.葛琳 Sally Green】
莎莉.葛琳居住在英國西北部。她曾是一位會計師,在結婚生子後成為樸實的家庭主婦。憑著對寫作的熱愛,她在2010年完成了《禁忌之子》的短篇雛形,投稿至出版社,但卻未得到青睞。直到英國企鵝集團的編輯讀稿後,大為驚豔,立刻連絡葛琳,將此短篇規劃成完整的三部曲,於2013年在波隆那書展首次推出首部曲,並在世界各國出版社間引起軒然大波,紛紛出價競標爭奪翻譯版權。英國各大媒體都大力讚揚:「這是英國對《飢餓遊戲》、《暮光之城》做出的回應!」、「她會是下一位JK羅琳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straes‧閱讀的痕跡

astra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