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25.jpg 

  因為家鄉水源枯竭而在大正初期搬遷至北海道白石村拓墾的信州安邊村移民,不僅在當地建立了小安邊村,也帶來了盛行數百年之久的古老信仰,他們藉助習俗守護水源,因此被外人稱為「水神一族」。水神一族相信,當井水被染紅,代表著有鬼魂在小安邊池中徘徊不去,如果置之不理將導致水源枯竭或汙染,因此為了守護水源,由八尾家族中的「烏目」傳人領導全村,與具有骸目的「水守」合作——水守看鬼、烏目除鬼——這是世世代代八尾家的天命。然而八尾一族被視為神聖的烏目與骸目特質,在八尾清次郎的認知中可能是一種疾病,因此就讀北海道帝國大學醫學院的他立志成為醫生,並不打算繼承家業。但堂兄庄一驟然過世,使他不得不暫代烏目之職,與水守一同解決鬼魂流連的問題。初見水守的他立即被吸引,然而他也發現這古老的習俗讓水守被禁錮在森林中,該如何讓水守擁有接觸世界的機會?他許下了諾言……

  《水神一族》是一本超乎我想像的書,從文案看以為是日本怪談一類的小說,但閱讀後發現「烏目除鬼」並非是靠著驅鬼除魔的儀式,而是透過水守的看——觀察鬼魂的表情、動作轉述給烏目後,烏目依據描述推理出鬼魂流連池上的原因,並想出辦法完成鬼魂的遺願才能將其送返幽世。誰變成鬼?為何變鬼?如何讓鬼離開?都是烏目需要「推理」的工作,所以《水神一族》可說是怪談+推理的一部小說。

  超乎想像的還有作者在故事中融入的時代意義與生命意涵。先說後者,在《水神一族》中探討的生命意涵著重在死亡的課題。人之生與人之死同樣重要,人們歡欣鼓舞的迎接新生命,那麼對於生命的結束是不是也該慎重以待,所以在故事中,烏目將鬼魂送離人世所採用的方法並非誦經超渡或以咒語強制驅除,而是了解鬼魂的遺憾為何並設法完成其心願。在這裡「水神一族」表現的是「慎終」的態度,認真為亡者了斷遺留人世的牽掛或遺憾,使之甘心地離去。而這裡又帶出早期人們「敬天地」的觀念,烏目和水守的職責最終是守護水源,水源攸關村民的生存,當時的人們依賴土地和大自然的資源,因此對於天、地的敬意表現在信仰、習俗之中,祭祀水神、設立神社都是表達敬意的方式。而這不僅僅是一地之風俗,在許多國家、不同地區都有著相似的習俗表現。

  再說前者,「水神一族」的信仰和習俗在八尾清次郎所生存的年代受到嚴苛的考驗,這是什麼樣的年代呢?作者開篇就寫明大正十二年(西元1923年),那是在明治時代後,日本經過文明開化影響後的時代,受到西方思想在社會制度與文化上都有不少轉變,從故事敘述中可以看見北海道地區在交通建設、教育文化、產業結構的轉變,而作者在人物設計上特別安排舊時代與新時代的對比,八尾清次郎便是受到新時代新觀念影響的角色,而擔任他助手的橋野富雄則是矢志維護八尾一族傳統的角色。至於「水守」角色的特殊,就在於從無知到有知,在那個變革的時代,水守藉由清次郎的幫助,從被禁錮的森林中,透過書本獲得知識,藉由接觸外人而有了新思維。但作者並非是要批判舊時代的思想,而是呈現在新舊之中找到平衡——陋習要革除,但好的觀念也要保留。

  在讀完全書後細思,發現故事中烏目與骸目這樣完全相反特質的設計也是別有意義,烏目在白天視力極佳、夜晚卻宛如盲者,而骸目則因白天陽光刺眼而無法睜眼,反倒夜晚看得愈清楚,因此要完成送亡者返幽界的任務需要兩者通力合作。新舊時代交界的社會亦是如此,一路主張向新文明靠攏或一力堅持傳統的都將有所缺失,如何找出新的方法來守護家園才是人們該努力的方向。

  只要像故事中的「水守」一樣去閱讀、去思考,將發現《水神一族》不僅僅是怪談、也不僅僅是推理,原來還蘊含更深遠的意涵等待讀者去體會!

#《水神一族》
原書名:ミツハの一族
作者:乾路加 乾ルカ
譯者:韓宛庭
出版社:天培文化
出版日期:2017年1月1日

【書籍介紹】
為什麼你還在人世徘徊,不捨離去?
人死後若有遺念未了,將化作野鬼染紅井水,直至水源枯竭、村莊滅絕。
唯有人稱「水神一族」的古老祕族中的「烏目」及「水守」,能替鬼魂完成心願、送返幽世。
承襲烏目之力、就讀北海道帝國大學醫學院的八尾清次郎接獲訃告,得知擔任烏目一職的堂兄去世,便趕回故里奔喪,卻意外承接烏目之責,當他造訪水守宅邸時,看見絕美的水守,竟情不自禁地愛上少女,更誓言有朝一日要解除加諸她身上的古老禁錮。然而,他的舉動不僅違反禁忌,更讓他付出未曾想過的代價……

【作者介紹:乾路加 乾ルカ】
一九七○年北海道札幌市出生。二○○六年以短篇小說《夏光》榮獲文藝春秋主辦的「All讀物新人獎」,進而出道。二○一○年以《回到那一天》入圍直木獎,並以《重逢》一作入圍第大藪春彥獎。近期代表作有《能力交換屋》(天培)、《十一月的茱麗葉》、《向森林祈願》等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straes‧閱讀的痕跡

astra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